<span id="imrqj"></span>
      1.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object></rp>
        <s id="imrqj"></s>
        1.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input id="imrqj"></input></object></rp>
        2. 《繁花》里的男女關系 -

          《繁花》的劇可以算是小說的局部,所以其中的男女關系也是潔本,將“軋姘頭”理想化了??吹蕉畮准?,僅止于穿著衣服的摟抱,克制到不得了。

          連電視劇可以有的吻戲都不舍得拍,花心陶陶想偷腥,也是走到門口被自己的恐懼和道德感打敗了。

          可是比起商戰,男女拉扯才是王家衛的舒適區,讓我看得最津津有味的也是他對男女關系的解讀。

          主人公阿寶,看到他就想起很多海派故事中的男人。比如《長恨歌》,阿寶能像程先生一般舍得付出、有情有義,又有康明遜的拖泥帶水、不給準話。他也像《半生緣》里的世鈞那樣沒有決斷,還像叔惠似的漂亮、自戀。和女性交往時他可以主動,但無法主動說分手,必須要女人自己狠心斬斷,但不想傷害任何人往往會傷害得更多。

          始終這個人是有點割裂的,做生意時雷厲風行,對感情面目模糊,反倒不如戲中的女角各有性格。當然我只是說下我的理解。

          寶珠黨最多,因為陶陶說過,阿寶和汪小姐斷交那晚,堪比他當年和雪芝(初戀)分手,所以被觀眾認證為汪小姐才是他心目中的女朋友。

          但是我感覺他對汪小姐有感動有憐惜有愧疚,就是沒有男女之情,更像是革命友誼。在汪小姐已經不要面子亮了明牌的情形下,他對汪小姐要和他一起賣茶葉蛋的表白沒有回應,如果真的有愛,起碼說句合伙做生意吧,以他那么愛拯救女人的心態。

          他是替汪小姐挨過嘴巴,揍過別人,但換成陶陶也說得通,汪小姐像是他的干妹妹,有事了真上,但不能越雷池。

          玲子嘛,這個人設不討喜,可阿寶對她,至少在一開始,是有一見鐘情的可能的。東愛音樂響起,我也沖動也淚目,冷靜下來一想。一晚的相逢,玲子只是陪他等了會日本人,幫他叫了一碗面,給他一個幸運符,恩情還沒大到要為她盤下家店,請她回國的地步。

          玲子上班的地方是銀座,那里常有男人為女人買下店請她經營,雙方當然是情人關系,不然男的有病嗎?玲子沒有觀眾以為的單相思,換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個邀請是一種關系的確認。只是玲子知道自己條件不如阿寶,不敢開口,非得好友們戳破她的臉皮才能下決心止損。

          她把自己放在老妻的位置上,管阿寶要私房錢,大清早的跑老遠去吃早點(約會)。

          他倆搶餅干盒時的嬉笑打鬧,很難相信只是合伙人,換別的片子下一秒就要撲倒在床了。玲子也說過:我的床他是睡過的。一個四十歲的男人,要說常年沒有性生活,只有純情少女才信。

          所以最后玲子讓阿寶把三年的運氣折成錢給她,好多人覺得這女人怎么這么厚顏無恥,一方面是玲子對錢沒有安全感,另一方面是他倆都默認這是分手費,沒法清算感情賬,只能算算經濟賬。更何況最新預告里,50萬存折似乎又回到了阿寶手里。

          阿寶對玲子和四人組的供養是對家的供養,劇里阿寶像個孤兒,沒有親人,住在和平飯店常包房,夜東京等于他的窩,回去吃碗泡飯,中國人養著吸血家人也是很平常的事,出事的時候只能信自家人。

          玲子對汪小姐一直沒有嫉妒,一是由于汪小姐認識阿寶在她之前,有個先來后到;二是她很清楚阿寶對汪小姐的態度。直到李李出現她才急了,李李是一條有風情的鯰魚,她和阿寶之間流動的曖昧,令玲子感到肉緊。

          阿寶是有點受虐體質的,他鐘意神秘、冷靜、傲氣的女人,雪芝那種,李李最像雪芝,玲子傲氣是有,汪小姐是另外一種,所以玲子會覺得李李能取代她,汪小姐不會。

          李李是女人群像中寫得最飄的,還不如邊角料的盧美琳??茨壳白邉堇罾钍钦覍毧倎韽统鸬?,但她的動機挺奇怪,她的愛人A先生是自己操作失誤爆倉的,阿寶只是撿漏,并不是導致他死亡的直接責任人,怎么會找不到元兇就要拉個看熱鬧的。

          她和阿寶的關系中雜質最多,但阿寶明顯是比較欣賞這類女人。劇中他倆每次吃飯,都不在工作場所至真園,而是專門去吃涮魚火鍋?;疱伿前殞ρ┲サ幕貞?,霧氣氤氳下女人的那張臉令他恍恍惚惚,失了警惕?;疱伿亲钣H近的食物,要攪在一只鍋子里交換口水,沒有人在火鍋店談生意,只有他倆,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生意里還夾纏著欲望。但好像每次都只是寶總在夾,李李永遠走來走去,不好好吃飯。她對所談的事情的興趣大過對寶總的。

          阿寶和汪小姐也有專屬食物,排骨年糕,就像阿寶說的,排骨是排骨,年糕是年糕,兩者是可以獨立成篇的食材,不是必須攪活在一起。有一幕是汪小姐在店里吃,他隔街在店外吃,二人相視一笑,也象征著中間有一條邊界。

          我個人覺得最粘的一場男女戲是阿寶和雪芝的,公交車里倆人擠擠挨挨,只有年輕時會這么貪戀彼此的身體,又好象當眾偷情,彈幕說阿寶是電車癡漢,真的笑死。后面阿寶對其他女人是很好,但是那種紳士作派,沒有饞的表情了。

          十年后遇到雪芝,她過得不好,阿寶當下的反應是你給我作香港代表吧!玲子想做他代理立馬被拒了,汪小姐因他失業他也沒說有我托底,到雪芝這里理智就喪失了,不知是愛得更深還是想從她這里找回自尊。

          可是雪芝是要做唯一的白月光,她不覺得他最愛自己,還是會在意他青梅竹馬的蓓蒂。

          我會想,阿寶是不是仿著段正淳寫的,每個女人對他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其中有微妙差別,但再有情也不足以讓他離開和平飯店,去買間只住倆人的房子。

          墨鏡會展現男人的深情,但又會留些豁口讓你思索這深情的份量。和阿寶算對照組的強慕杰,表面上看是高管中的純愛戰士,就是不能較真。在日本隱約聽說玲子投奔別人了,都沒想過去上海和玲子挑明,哪怕輸了也不遺憾。卻在三年里迅速結婚離婚,要不玲子清醒得很,對他的土味情話只給五分鐘,多了就是浪費時間。一聽他抱怨阿寶,玲子就不耐煩,確實比起強總,阿寶總有個優點是不講人壞話。

          這個劇單身濃度高過上海平均值,九幾年應該還是比較罕見的。無論是阿寶、玲子、汪小姐、李李、強總這些成功人士,還是黃河路上的服務員們,整個劇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家。四人組里只有陶陶有家庭,葛老師和他轄區的寂寞芳心俱樂部,優雅的京劇青衣、暴躁的鋼琴老師、斯文的畫家,都有他們默默等待求而不得的人。連七八十的爺叔都是法律上的單身人士。

          已婚的人都沒有孩子,除了小阿嫂懷孕是為了在情節上能氣到陶陶。沒有家、沒有孩子,人生才有留白。試想一下,盧美琳向杜紅眼淚眼婆娑的一望,對方牽著孩子說叫孃孃,她這邊廢物老公再領個小孩叫伯伯,滿懷愁緒一腔離索蕩然無存,只余雞飛狗跳。

          菱紅走了之后,陶陶勸葛老師出去走走,不然只能孤獨終老。葛老師頹喪地說:我走不了,我沒有翅膀。

          人到中年,特別能理解葛老師這句話,想離開舒適區就趁早,再遲勇氣就消失了,當然他們已經是全中國頂頂舒服的一群人了。北京人離不開北京,上海人離不開上海,是不是和葛老師擁有同樣的心態?汪小姐、玲子是有力量的人,她們是少見的。

          阿寶、葛老師、陶陶,以及葛老師的租客們,才是大多數人。寧可獨身,也不想陷入男女關系的泥沼,大約也是這種心情。


          相關影視
          返回頂部
          狠狠亚洲婷婷综合色香五月加勒比_中文字幕色AV一区二区三区_18禁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_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DVD
          <span id="imrqj"></span>
            1.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object></rp>
              <s id="imrqj"></s>
              1.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input id="imrqj"></input></object></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