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imrqj"></span>
      1.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object></rp>
        <s id="imrqj"></s>
        1.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input id="imrqj"></input></object></rp>
        2. 《繁花》女子圖鑒(上) -

            《繁花》從阿寶的故事出發,本應該是大男主劇,可如今看來,劇中女性群像的塑造更讓人動情和動容。

            在普遍流行多機位拍攝的時代,王家衛堅持單機位拍攝,理由是“這樣拍女生好看”,雖然不是每一個導演都有資本和資金像這樣不計工本地單機拍攝,但王家衛鏡頭里的“好看”,又豈止是光影和畫面的考究?

            他把90年代上海女性獨有的生命力都拍成了綻放的繁花。

            這一篇“繁花女子圖鑒”,先從玲子、小汪和李李說起。

            

            

            玲子:

            本是風姿無匹的文思豆腐,

            何必委屈自己做開水泡飯?

            當玲子擲地有聲甩出“從前我們靠寶總,以后我們靠本事”,三分悲情,三分鄭重,還有四分心似鐵意決絕。

            小小一個夜東京,她能螺螄殼里做道場,做得活色生香、風生水起;砸掉舊招牌重新開始,她也能從菜色到規矩,都悉數做得有模有樣。

            

            剛上線的玲子又嗲又辣,但造型和氣質都有幾分市井之氣,分分鐘在“寶總的事頭婆”和“坑寶總的小算盤”之間無縫切換。

            她是寶總的“大后方”。寶總出車禍住院,周遭大有疑云四起墻倒眾人推之意,是玲子給錢、平事,穩住陣腳。

            但她也是爺叔口中的“討債鬼”。一對珍珠耳環,玲子兩千六買來,毫不手軟告訴寶總兩萬六,收下他一大筆錢,又從冤大頭汪小姐那里再收一筆兩萬六。

            寶總前來討說法,她噼里啪啦一通:我都是為你好呀!非但沒歸還這兩萬六,甚至還另外要來了一筆“裝修費”。

            

            東窗事發,玲子發覺耳環只有兩百塊,親閨蜜菱紅殺熟,夜東京小分隊雞飛狗跳、致命揭短,吵吵鬧鬧險些菜刀奪命鬧市口。

            

            最終,玲子內心深處最碰不得的那一點嫩肉,被老朋友們話趕話中狠狠戳破,鮮血淋漓。外人都看得出玲子對寶總的心思注定要落空,自欺多年的夢在眾人面前如此狼狽地醒來,玲子仿佛靈魂穿洞,失魂落魄,從小閣樓屋頂的夕陽漸落看到夜影深沉,獨自蕭瑟離開。

            待到她華麗歸來,就徹底換了一副模樣。

            從前的玲子還有幾分事頭婆的市井氣,如今的她眼神堅毅,風姿依舊,但更加周正沉著。

            

            從前她有意和寶總不分彼此,如今卻將干干凈凈的賬目送到和平飯店,真切割真算賬。

            從前一句句高頻輸出一分鐘噎寶總八百句,如今冷冷清清講要討回借出的運勢御守。不響,但每一秒的沉默都回響著“可惜做不成我們”的唏噓。

            

            如果說從前的玲子在寶總紅顏知己的身份中讓渡了玲子自己的獨立光芒,那么如今的玲子,更像擁有了自己的主場。

            風姿綽約去黃河路“探店”,于萬千艷羨目光前鎮定自若,這是獨屬于玲子的大將風范,無論小廚房還是大舞臺,都篤定如一。

            

            未來得及送出報紙包好的錢、趕不上塞給準備悄悄溜走的閨蜜菱紅,她萬千不舍當街爆哭,這是獨屬于玲子的肝膽相照和歲月如歌。

            人和人的感情就好像大夢一場。寶總未曾入睡,玲子佯裝酣眠,屋頂的漏雨滴答成汪洋,過期的御守留不住魔咒,好在玲子本就是綺麗無匹的文思豆腐,不必委屈自己做別人的開水泡飯。

            夜東京終于只剩下老板娘,玲子從大夢中醒來,她的故事真正開始了。????????

            

            

            汪小姐:

            排骨不必配年糕,?

            也結棍美味?

            從打雜揭郵票的小汪,到二十七號的浦西明珠汪小姐,再到虹口小汪,汪明珠幾起幾落,幾分明媚幾分嬌俏幾分天真,又有跳黃浦江也絕不回頭的巾幗氣魄。

            作為黃河路第一甜妹出場的汪小姐,最初主打一個“甜嗲”,音調高、聲音亮、語速快、說話密,活脫脫一個家境好、學歷好、工作順心的上海小姑娘。(很明媚的一種嗲,和玲子早期成熟風韻型的嗲不同)。

            

            她什么都寫在臉上,包括女兒家最隱秘不宣的心事。

            她時刻準備著為寶總沖鋒陷陣,寶總在大廳被人嗆,她急火火就想先出頭;寶總去諸暨“招安”麻廠長,她擔心到火線提舊車,千里救寶總,路上還出了小車禍。

            

            雖說她是無效救人,但一腔孤勇一片真心,見到寶總平安無事,那一個淚唧唧帶著幾分后怕和嗔怪的“投入懷抱”,多動人。

            小汪的愛情寫在臉上,寶總也把最明媚最傻氣的自己毫無保留地展現給了汪小姐。

            從二十七號茶水間水霧繚繞的青澀歲月,到寶總跟著一起跳廣播體操的傻氣可愛,再到二人一起奮斗拼搏打下“寶總”一片天,這種相識于微時、相攜于長路的悲歡與共,真是如詩如歌。

            
          ?

            除去對寶總明晃晃的感情,虹口小汪還把“生命力”三個字寫在了臉上。

            她是養尊處優的“禮拜頭家的千金”,是黃河路上擁躉眾多的“汪小姐”,但脫掉長衫去倉庫干活的她,更是野蠻生長的大女孩,那種“范志毅擋我我也要把你當球踢”的氣場,讓汪小姐這個角色突破了男凝視角中“白玫瑰與紅玫瑰”的物化想象。

            觀眾驚喜地感受到:這個角色的血肉里,有一股自生的氣場,她必定不是寶總的眾多“故事”之一,她自成一脈,寶總只是她成長中的“事故”。

            

            我特別喜歡倉庫里的這個汪小姐,負氣而來,滿血而去。

            她干活某種意義上憋著一口氣,被陷害冤枉但不能說冤枉的不平之氣,和寶總聯手成就寶總卻在離開27號之后不被名利場認可的不甘之氣,想要闖出“我汪明珠三個字”不被貼寶總標簽的豪氣與勇氣。

            虹口小汪給我的感覺,有點像《老友記》中初初剪掉信用卡的Rachel,不那么成熟周全,那種明媚仗義的天真在商場等同于笨拙,她和海寧小王子的這條自立門戶之路大抵難關重重。

            但誰又能拒絕虹口小汪的生命力呢?轟轟烈烈愛過,風風雨雨陪伴過,痛痛快快哭過,她曾經任性沉醉,執迷不悔,但此后的她,依然會用自己的心去體會——

            排骨可以獨自紅燒,不一定要配年糕。誰說女孩子一定要找到停泊的港灣?她完全也可以成為自己的碼頭。

            

            

            李李:

            無眠之人,致命魅惑????

            至真園老板娘李李,是王家衛過去的電影中最經常描繪出的那種“神秘女郎”。

            一個“干炒牛河”的傳奇,一場席卷了所有黃河路著名老板娘的“逼宮”大龍鳳,一段撲朔迷離的前塵往事,為李李這個人物打下氛圍感十足的“倫勃朗光”。

            

            李李每一次出場,魅惑回眸,倚窗沉思,眼神如絲又如刀,氣質三分狠四分穩三分冷艷無聲。

            但李李的內核依舊是暖調的,汪小姐不復昔日派頭人人避而不及,只有李李依舊給她留包廂,給她“汪小姐”的待遇。

            她嘴上說做生意不談感情,說只看好未來發展,但未必不是一點義氣與溫情。

            同樣,玲子來黃河路觀摩學習,李李回饋以遠超五百塊的多個套餐,不記恨“她當時一杯破茶兩塊點心坑我五百塊”。

            

            她一心搞事業,縱橫捭闔,誓將至真園做成“高端商務會所”,想成為掌握aka商業機密的“新龍門客棧老板娘金鑲玉”,從老虎口中分到肥肉。

            乍看是大風大浪里淘金的高明老板娘,卻又有幾分俠義,幾分柔情,以及尚未徹底揭開但揮之不去的悲情底色。

            往事如煙,當下如局,未來如霧。李李活得冷冽又燦爛,捎帶手還調教幾回敏敏,幫襯一把玲子和汪小姐,溫暖怡人。

            

            李李也是底色上與寶總最接近的人物。

            我剛剛也說,人和人的感情就像大夢一場,寶總是淺眠生物,雪芝的出走帶走了他的睡眠,玲子和汪小姐會在醒來之后裝睡一會兒(但不會因為睡眠耽誤自己),而李李比寶總更為高階——她是無眠之人。

            她對待感情的姿態就是“不響”。她會和寶總雨夜同行,一前一后,昏黃的街燈若隱若現閃爍著她不動聲色的回眸,雙雙不響,但情欲彌漫在天地間。她問寶總最近是否吃魚,寶總回答還是不吃,她會笑笑說沒關系,過段時間再問一遍……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寶總跟她一起坐在火鍋旁,盤子里都是片好的魚。????????

            她不眠,所以無所求。她不像玲子和汪小姐,早期還抱著“一個老板娘必須有一個老板”“甘愿為了一個人去賣茶葉蛋”的想法。對待事業,她把野心大大方方寫在臉上;對待感情,她只專注挖好自己的魚塘,魚兒進不進來由他決定,有魚很好,沒有魚,看看風景也很愜意。

            而寶總這種“淺眠生物”,注定不會為一個夜東京停留,也不會成為任何人的碼頭,他本性就是一條魚,不為什么而住,也不為什么而去。他會甘心游進李李的魚塘,他和李李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但結局卻是未知的。

            他們兩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根本不怕這個“未知”。?

            

            

            E姐結語:

           ?。梗澳甏歉燮S金年代,但在那時最流行的動作片和喜劇片里,女性通常是琉璃花瓶,美麗易碎,存在只是為了襯托英雄男主的情與義。

            但是在王家衛的電影里,女人各有血肉,有著復雜的情感層次,就連“木頭美人”李嘉欣在《墮落天使》里也可以是冷漠憂郁的女殺手;鏡頭前冷酷到底的王菲,在《重慶森林》里也會上演一段神經質的暗戀,夢游般擒拿意中人。

            王家衛電影里的女人和電視劇中的女性,又有很大程度的不同。

            從前看王家衛的電影,總以為他的故事里,女孩都是男主生命的一段注腳,但《繁花》里的女孩是奪目的,恣意生長的,甚至越過了“阿寶淘金記”的大主題成為故事主線……

            前者好像維港海旁霓紅燈映照下香檳的一層芳冷泡沫,后者是黃河路金光綺夢下的一杯老酒。

            如王家衛所說,這是“上海女人的底氣”,全國第一批經濟獨立的半邊天的底氣。

            劇集追到現在,不管外界評價如何,也不管有人動輒諷刺“吃點好的吧”(這還不夠好?),反正我的審美只能代表我自己,我真是越追劇越感覺人間值得。

            我非常明白,現階段電視劇工業如同王晶所說,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如王家衛般,調動這么多資金、資源和好演員,用這么長的工期來精細打磨一部自己的“作品”。所以,這一部《繁花》有可能是同等級藝術水準的絕唱。

            但此刻我還是好想發癲,像《食神》里吃到黯然銷魂飯的薛家燕一樣流下一滴淚:“為什么?為什么讓我吃到這么好的叉燒!萬一以后我吃不到該怎么辦??!”

            最后,信女愿一生葷素搭配,求王家衛導演長命百歲再拍幾部電視劇。一部十年,我還年輕,等得起。


          相關影視
          返回頂部
          狠狠亚洲婷婷综合色香五月加勒比_中文字幕色AV一区二区三区_18禁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_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DVD
          <span id="imrqj"></span>
            1.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object></rp>
              <s id="imrqj"></s>
              1.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progress id="imrqj"></progress>
                <rp id="imrqj"><object id="imrqj"><input id="imrqj"></input></object></rp>